新闻网
| 法制

我们的心和铁路连在一起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编辑:张洁    时间:2018-02-23 16:10

 护路“夫妻岗”

 法制网记者 战海峰

 依山修建的泄洪沟上,横跨着两米见方一个护路岗亭。岗亭旁高耸的防护网内侧,便是贯穿海拔1500米方斗山脉的渝利铁路主干线。

 两座山头中间一公里露天干线就是绿春坝铁路段,确保每天来往的70多趟列车顺利通过,是重庆丰都三建乡绿春坝村护路队员廖小城每天的工作。

 廖小城的家就在岗亭边河对岸的绿春坝村。2月8日清晨6点,天还没亮,廖小城就出发巡路了。

 第一班列车通过的时间是7时48分,廖小城记得很清楚。

 在这班列车通过绿春坝段之前,他必须步行两公里把铁路沿线巡查一趟。这样的巡查,廖小城每天至少要走3趟。

 螺丝有无松动、涵洞外有无滑坡迹象、是否有人或者牲口进入铁路正线区域,都得廖小城死死盯住,“就是一只老鼠,也要把它拦在铁路线外”。

 “春运开始了,昨天下午就多了两班普快,绝不能出任何隐患。”廖小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冬春交接的大山里,湿寒刺骨。过河、爬山,巡查一圈回到岗亭,廖小城脸上已经沁出了汗珠。

 此时,距第一班列车抵达绿春坝还有20分钟。廖小城邀记者进岗亭坐坐。

 狭小的岗亭内,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之外,监控视频、宣传资料、修补防护网工具应有尽有。

 廖小城说他当初是被“逼”上方斗山的。

 由于护路队员工资低、工时长、常年累月得不到休息,2013年,铁路竣工后的护路队员招聘中,竟没有一名村民愿意报名。

 作为老党员的廖小城站了出来。

 正式上岗前,在接受了县护路办对护路队员的培训后,廖小城这才知道这个平凡的工作有多重要。渝利铁路是重庆市第一条动车线,每天运送乘客七八万人之多,任何一点闪失都可能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

 “没有人愿意做这份工作,我当过生产队长,又是共产党员,我不做谁做?”廖小城说他深爱着这条经过村子里的铁路。

 谈话中,当天第一辆动车准时安全通过绿春坝段。

 “D6102通过绿春坝,没有异常现象。”站在岗亭外,面对飞驰的动车,廖小城的消息通过对讲机传给下一段铁路的护路队员。

 就在对讲机单调反复的传送声中,午饭时间到了。正在放寒假的小女儿廖琴从家里赶了过来。

 “爸,饭做好了,我来替你,回家吃饭吧。”说话间,廖琴利索地穿上了护路工服,从廖小城手中接过对讲机。

 廖琴说冬天她不担心,最担心的就是夏天,岗亭里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怕爸爸吃不消。

 叮嘱女儿要注意的事情后,廖小城往山下走去,在回家吃饭前,他要再沿铁路线巡查一周,顺道去附近的养殖大户廖宗堂家嘱咐几句。

 廖宗堂家养了七八十只山羊,如果管理放松,山羊就有可能冲进铁路防护网,后果不堪设想。

 “过年了,别因为忙着过年让羊跑出去了呦。”

 “要的要的。”廖宗堂满口答应。

 廖小城告诉记者,村里每家牲畜养殖户都签订了安全协议,但他还是不放心,要不定期回访。

 巡查一周回到家已接近1点钟。廖小城久未翻新的老房子旁搭建两三个牲畜棚,棚子里只剩下一头猪和百十只鸡。

 “你家牲畜为什么这么少?”面对记者的疑问,廖小城有些不好意思。

 刚刚从地里赶种土豆回来的妻子陶春秀解开了记者的疑惑。

 廖小城当上护路队员后,原本两个人的工作量只有他自己承担。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日渐消瘦,妻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2014年,陶春秀辞掉学校食堂每月1800元的工作,与丈夫一起上山,义无反顾地当起了护路员。

 “他太忙了,我还是心疼他。”面对记者,这位朴实腼腆的妻子有些脸红,话语却是真实动人。

 于是,绿春坝铁路段护路岗就有了“夫妻岗”的佳话。

 再后来,因为夫妻俩一心扑在铁路上,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喂养,就把大部分牲畜都卖了。

 2016年夏天,绿春坝沿线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山洪袭击,廖小城迅速向上级报告,同时启动预案,开展线路上的隐患排查。

 巡查间隙,廖小城望见河对岸家中圈舍被冲毁,家里全部16只羊、50多只鸡都被洪水卷走。

 在电话里对妻子说了句“人在就好”后,廖小城从泥水里站了起来,继续向前巡查铁路。

 下午3点,廖小城夫妇出发了。过河后他俩将分成两路,廖小城放心不下附近几个容易靠近防护网的精神病患,陶春秀要去岗亭替换女儿。

 天黑后,廖小城要再次上山。晚上10时10分,最后一班列车经过后,廖小城就可以回家了。

 “8年来渝利铁路就像跳动的脉搏,连接着崇山峻岭,也连接着和我一样千万颗铁路护路人的心,年复一年,我们的心和它一起跳动。”廖小城说。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
新闻热线:029-63903896
各界导报社 各界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