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 书画

笔砚写成七尺躯 ———明清人物画的情与境

来源:人民政协报 编辑:杨晶    时间:2017-10-12 14:47

淮南王求仙图卷(局部) 张路 作

春闺倦读图轴 冷枚 作

山水人物图册—山僧叩门 金农 作

人物画,作为最早成熟的画科,在传统画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不同于山水、花鸟画,早期人物画大多带有传神写照的要求、辅佐教化的意义、祭祀纪念的功能。传统画史认为人物画在唐宋元盛极一时,至明清二代,随着文人画的兴起,人物画逐渐呈现出衰落之态。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的山水、花鸟画,更广泛地成为文人抒写胸中逸气的画题。

事实上,人物画在明清时期仍被不断图绘,并且形成了不同于前代的自身特色。

明代人物画多延续宋元人物画传统。浙派的吴伟,吴门的唐寅、仇英,晚明变形主义画家陈洪绶等等,皆如此。尤为难得的是,此时的人物画还将文人清雅之趣带入画作中。画面中传递出不同于前代的文人情趣,透射出文人清逸的美学追求。

明晚期至清中期,利玛窦、郎世宁等西方传教士的来华,带来了强调明暗关系、焦点透视为基础的海西画法。受到这一舶来画风的影响,清代人物画,尤其皇帝意志主导下的宫廷人物画,看重如镜取影般的写实描绘,强调立体逼真的视觉效果,与传统人物画法渐行渐远。直至晚清,由“海上三任”发展出的古朴稚拙、工写兼能的海派人物画,才将人物画重新拉回到文人追求的道路上。

当我们站在21世纪回看中国传统人物画,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人物画与西方人物画存在着根本的差别。一方面,中国人物画有着完全不同于西方的画法体系,强调以线造型,以皴染表现层次结构;另一方面,中国人物画主张以简约纯粹的人物形象表现画中意趣,主张体现画中人与画中景的呼应融合。

以此反观当下强调以素描体系为中心、弱化线条表现力的人物画坛,这样一些问题亦需深思:中国传统人物画所具有的独特表现力是否需要保留?中国传统人物画对当下人物画创作有哪些借鉴的角度?希望能引发广泛的思考,这也是本次展览的意义与初衷所在。

正在展出的“笔砚写成七尺躯———明清人物画的情与境”展是由北京画院联合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天津博物馆等多家文博单位共同举办,将明清时期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人物画代表作汇聚一堂,将博物馆的藏品优势与北京画院的研究力量优势互补,向观众展示中国传统书画的独特魅力。以回顾古人、寻根溯源的方式,揭示中国书画存在的规律,力求给观者以启示。

(作者系全国政协常委、北京画院院长)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
新闻热线:029-63903896
各界导报社 各界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