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 社情

西安溺亡事故近7成系未成年人 呼吁特别巡护

来源:华商报 编辑:罗亚秀    时间:2017-07-17 09:38

>>痛点

2014年至2015年,每年的溺水事故基本在七八十起。2016年,全西安市溺水事故接处警有三四十起,而2017年至今已有25起。

根据近年来西安市各类溺水救援和报警处警的数据分析,有关人士介绍说,在所有溺水者中,未成年人溺亡的比例近70%,男女比例中男性占80%以上。

据国家卫计委和公安部一项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有5万名0-14岁少年儿童死于意外伤害,其中因溺水身亡的少儿达2万多名。

去年3月,教育部有关司局在《致全国中小学生家长的一封信》中指出,溺水是造成中小学生暑期非正常死亡的“最大杀手”之一。

近年来,尽管教育、水务、河道管理、公安等职能部门采取了各种措施,溺水事故逐年下降,但每年依然会有人溺亡,夏季仍是溺亡事故的高发期。

数据:今年西安市已发生25起溺水事故

“水上救援高峰主要是在2011年、2012年和2013年。”今年7月6日,在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浐灞中队,身着迷彩服短袖干练的战斗班长王攀说,“从2011年我们中队正式投勤开始,我就一直参与抢险救援尤其是水上救援。”

“我们中队始建于2010年,2011年4月26日正式投勤,是西北第一支具有专业水上救援力量的消防中队。”公安浐灞消防中队副中队长刘津畅介绍说,中队也是2011年世园会水上安保的主要力量。

王攀介绍,西安市周边所有水域一旦发生人员被困、溺水事故,他们都会在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泾河、渭河、灞河、沣河甚至秦岭山里不少峪口、水库等,他们都曾去救援过。

110指挥中心和公安浐灞消防中队的接警记录表明,从2011年至2013年,西安地区每年的各类溺水事故都在100起左右,从总体上看,溺水事故呈逐年下降趋势。2014年至2015年,每年的溺水事故基本在七八十起。2016年,全市溺水事故接处警有三四十起,而2017年至今已有25起。

今年5月以来,仅浐河、灞河两地就有5人溺亡,死者3女2男,年龄在20岁至40岁之间。相关部门认为,虽然现场都设有警示牌,但仍应通过加大巡查力度、安装隔离护栏等方式排除隐患。今年7月9日,一名18岁男子在鲸鱼沟水库溺亡,遗体到第二天中午才被打捞上来。目击者称,就在男子遗体被打捞上来不久,又有人下水库游泳戏水。

今年6月18日,周至哑柏镇裕盛村一名13岁少年与同伴到村北的渭河游泳时不幸溺亡。7月2日,户县一名12岁男孩在甘亭街办穆家庄西边的涝河溺亡。连续发生的未成年人溺亡事故,提醒暑假期间未成年人的安全问题应引起相关部门、学校、家长的高度重视。

2013年夏季 至少80人溺亡灞河

“灞河发源地在秦岭北坡。”一位熟悉灞河情况但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称,灞河古名滋水,全长上百公里,从蓝田县灞源镇峪口流经西安市灞桥区、未央区,在高陵区汇入渭河,其主要支流有辋峪河、浐河等。

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在2013年夏季短短几个月,在灞河就发生了80多起溺水事故,至少有80人不幸溺亡。

公安浐灞消防中队统计显示,2013年2月8日至7月1日,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浐河、灞河、沣河等水域就有19人溺亡。据西安市急救中心统计数据,2014年7月的22天时间内(从7月1日到22日),该急救中心共接到23人溺亡的信息。

据公安临潼分局110指挥中心和治安大队记录显示,2016年全年,在临潼区内的渭河河道、河滩沙坑、庞岩水库等水域发生各类溺水事故5起,7人不幸溺亡。其中,2016年6月18日一天发生两起溺水事故,14岁的初中生刘某、吴某在交口街办区域的渭河同一河道先后不慎溺亡,临潼北田街道20岁男子韩某在西泉区域内渭河河滩溺亡。

2016年7月20日,西安沣东新城北陶庄村附近的沣河水坝内,5名13岁孩子下水游泳时遇险,一人上岸呼救,4人溺亡。西安消防支队水上救援队的统计数据显示,就在此悲剧发生后的近十天之内,西安又发生6起溺水事故,十多人身亡。

据西安市公安局浐灞生态区分局给浐灞生态区管委会的一份情况汇报显示,2016年全年,在浐河、灞河等河流和水域场所,共发生溺水事故16起,18人不幸溺亡。其中,16岁安徽籍少年衡某来西安浐灞游玩,在浐河边玩耍戏水时不慎失足滑入河中,不幸溺亡。 记者 程彬 张成龙

>>痛点

尽管河道管理部门在浐河、灞河等溺亡高发地段设立多处严禁下水等警示标识,但暑期在浐河、灞河游玩的市民较多,有的钓鱼,有的随意下河道玩耍或戏水甚至游泳,根本无视这些标识。

“溺水事故的发生,是许多人对河道和警示制度缺失敬畏!遏制溺亡事故,真正要做的是对河道要心怀敬畏!”——西安市水务局一位工作人员

面对暑期频发的溺亡事故,针对职能部门管理的尴尬、难点和盲点,除了加强巡防和增设河道周边的警示标识之外,还有没有长治久安的良策?水务、公安、教育等部门如何形成齐抓共管的合力遏制溺亡事故?考验着各级职能部门的智慧……

“按照省、市、区教育主管部门要求,我们在暑假前专门召开家长和学生安全教育专题会议。”7月6日,临潼区栎阳街道中心校校长焦帆说,他们管辖6所完全小学1400多名小学生,8所幼儿园1100多名幼儿。从2013年以来,学校和班主任签订暑假安全责任书,班主任与学生家长签订暑假安全责任书,安全教育警钟长鸣,将暑假防止溺水事故发生作为常态工作。

“暑假安全各级教育部门在每年暑假前都统一安排,采取多种措施。”临潼区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称,今年入夏以来,临潼区未发生一起学生溺水事故。公安临潼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宋健科表示,水务、教育部门均加强措施,今年入夏以来,临潼十多条河道和多个水库未发生一起溺亡事故。

7月9日,西安市水务局一位工作人员剖析称:“溺水事故的发生,是许多人对河道和警示制度缺失敬畏。遏制溺亡事故,真正要做的是对河道要心怀敬畏。”

该工作人员称,西安市目前有较大河流54条,重要跨境的河流有渭河、泾河、沣河、石川河、清河;重要的南山支流有黑河、涝河、滈河、潏河、浐河、灞河等,而大小水库有94座,各种水域均有发生溺水的危险。每年夏天,在浐河、灞河、渭河、沣河等河流发生溺亡事故的比例相对较高。其中一个主观原因就是,尽管河道管理部门设立多处严禁下水等警示标识,但暑期在浐河、灞河游玩的市民较多,许多人无视这些标识,有的钓鱼,有的随意下河道玩耍或戏水甚至游泳,极易发生溺水事故。

西安市某区从事河道管理20多年的一位基层干部说,近年来,全市河道管理部门在容易发生溺水事故的河道、湿地公园、水库、峪口等地点,设立安全警示标语、标志,但很多人视而不见,钓鱼、游泳屡禁不止。这不仅是河道管理或者主管职能部门的尴尬,也是工作的难点和盲点。

今年1月16日,西安市河长制正式启动,构建了市、区(县、开发区)、街办(乡镇)、村(社区)等四级河长体系,同时,公安机关配备市、区(县)、镇(派出所)三级警长制,河流治理实行责任制度,进行网格化管理,但河长制的主要职责是治理河道污染、打击非法开采、查处乱倒垃圾、保障河堤安全等,而每年夏季尤其是暑假是溺水事故高发期。

“生命是第一位的。”一位管理者建议说,“夏季防止溺水事故应引起各级领导的重视,只有对生命保障的高度重视,才能确保溺水事故的防范落到实处。第一个层面,领导高度重视才能出台新的制度,第二个层面,河长制能否增设新内容:夏季防范溺水事故巡护制度。”

暑期安全特别巡护制咋落实?

对于频发的溺亡事故,还有没有其他更为有效的解决办法?华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一些基层管理者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1.河长监管河道安全问题

一位河道干部称,他们在落实河长制的同时,一旦发现有违禁者钓鱼或游泳,肯定会劝阻。但是,难点就在于河道管理部门没有强制执法权,对于违禁者只能劝阻,但许多人不听劝阻,河道管理部门对此很尴尬。多次参加水上救援的一名专业人士建议,暑期由河长监管河道安全问题,新增设防溺水巡护制度,其实也就是在防汛期间防护人员多了一项明确的职责。

2.从制度上增加巡护人员

基层水务管理人员表示,管理难点和盲点还在于,一个区县专职的河道管理者从20至50人不等。有的一条河流在辖区过境就要四五十公里而且均是乡村荒野,要不断巡查显然不现实。以临潼为例,全区有渭河、潼河、零河等十多条河流,零口、庞岩等19个水库,而水务管理部门不足百人,仅渭河在临潼境内岸线长达65.28公里,跨9个街办、40多个村庄,沿渭街办20多万人,管理上难免存在盲点。如果能从河道周边村镇找一些负责任的村民巡护河道分段管理,发现有人下河立即劝阻,这样效率会大大增加。

3.设专项资金补贴巡护人员

“我们巡护没有专门的资金,是工作职责。”一位河道管理者称,主要依靠街办、村级巡护力量。村级河长每个月只有数百元的费用。如果政府有专门的巡护资金的话,就可以扩充巡护力量。比如,给予沿河村庄的青壮劳力一定补贴,成立专门的村级巡防队伍,不仅可以协助管理部门打击非法开采、污染河流等,还能防止溺水事故的多发。

4.给河道巡护员配救援设备

河道管理人员还建议,巡护人员增加到位后,还可以利用专项资金给巡护人员配备简单的救援设备,例如救生绳、救生圈等。一旦有人不听劝阻下河发生意外,巡护人员可立即利用救援设备实施救援。

5.溺水事故纳入考核体系

河道管理专家建议,河道巡护应纳入社会综合治理考核体系。这其实也是构筑社会安全防范网络体系的一支力量,不仅能防止溺水,而且还能防汛和保障河道、水库安全,水务、公安、教育、安监、卫计、旅游、城建、街办(乡镇)、社区(村)等部门和单位均可纳入考核体系,一旦发生溺水事故,不仅追究相关责任,也纳入社会治安综合管理范畴考核,从而真正遏制溺水事故的发生。 记者 程彬 张成龙 卿荣波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
新闻热线:029-63903896
各界导报社 各界新闻网